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金正大迷失海外的37亿预付款 还有那些不敢让客户上市的上市公司们

原标题:金正大迷失海外的37亿预付款,宋都股份38亿巨额关联担保,还有那些不敢让客户上市的上市公司们  | 吾股专题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常山

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系统正在不断迭代中,风云君借助该系统对A股4千多家上市公司进行了一次盘点,一时间还找出不少“故事”,今天先分享其中几个。

第一部分非标意见

一、金正大的巨额预付款

经过筛查,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牛Plus系统再次对市值风云笔下“老友”金正大*ST金正(002470.SZ)发出风险警示,原因之一是该公司“其他应收款”金额非常大。

金正大的主营业务为化肥,2018年以来营收和利润逐年下滑,2020年曝出巨亏33亿多,而这其中的亏损,似乎正是实控人导演的一出大戏。

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为金正大的控股股东,万连步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审计机构对金正大2020年度报告给出非标意见,主要原因有二:

1、在2018年以前存在无实物流转的贸易性收入(言外之意就是这货有虚增营收和利润的嫌疑);

2、截止2020年底,除关联方诺贝丰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5.13亿外,剩余其他应收款余额56.64亿元,并且上市公司针对该等款项计提了24.58亿元坏账准备。

(一)巨额预付款

公开信息显示,诺贝丰成立于2013年5月,最初系外商独资公司,2015年6月18日金正大宣布以约合人民币7000万元向诺贝丰增资,完成后持有后者约10%股权。同年7月27日,完成增资,诺贝丰成为金正大的参股子公司。

回溯金正大与诺贝丰的关联交易发现,2015年度报告披露金正大向诺贝丰采购1.31亿元商品,同时向后者销售1775万元商品,但没披露无实物流转的资金往来。

截止到2020年底,上市公司与诺贝丰均有密集的资金往来,尤其是在2018年,直接以预付款的方式向后者支付37亿多元。

万老板控制下的金正大,在调用上市公司资金上堪称随性得毫无顾忌,2018年高达37亿元多元以预付款的方式转给诺贝丰。

更令中小投资者直呼看不懂的是,诺贝丰的控股股东可是境外公司,这资金一旦被转到境外,要追回的难度可想而知。

本着能拖就拖,能赖就赖的态度,2020年全年,诺贝丰向金正大只偿还了2.51亿元。

2020年度报告,金正大承认:公司以预付货款等名义与诺贝丰(中国)农业有限公司发生大额资金往来,该等款项已远超诺贝丰向公司交付货物的金额。

显然,这就是红果果的资金占用。

毫无疑问,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划转,并且持续长达3年多时间,上市公司中唯有实控人万连步才有如此能力操作整个过程。

再次,风云君向法律界老铁们请教下,这算是非法挪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吗?

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老早就给出预警,金正大在2018年排名出现断崖式下跌,从1019名跌至2619名。

(二)以资抵债

俗话说,欠债肉偿!不对,是欠债还钱,以资抵债。

诺贝丰也是这样跟上市公司商量的。

2021年4月27日,金正大发布公告称,诺贝丰以将贵州诺泰尔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诺泰尔”)100%股权、寻甸常青树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青树”)100%股权、临沂新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天投资”)100%股权及山东新天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天置业”)部分资产等抵债。

几项资产合计作价约6.9亿元。

总算见到收回部分款项的希望了。

但是,各位天真的中小股东们,别高兴太早哦。

且听风云君简单聊聊上述其中2项资产的质量。

截至2021年3月31日,新天投资100%股权的评估值为1.92亿元,并以此作价在扣除代缴相关税费(如有)后的净额,抵偿诺贝丰应返还上市公司对应金额的预付款。

“关联方以资抵债”的公告披露,新天投资主要包括16,836平方米、7982平方米的两处房产。截止2020年底,新天投资的净资产只有1371万元;而到2021年一季度末,在营业收入为0的情况下,净资产神奇地增加至2547万元(净利润为1177万元)。

按1.92亿元的评估值(也是交易价格)计算,较该公司的净资产溢价650%。

6.5倍的溢价,这是偿还债务、还是卖资产?

是不是很诡异?

更诡异的还有。

新天投资的这两处房产均已抵押,并且是按房产的最高额抵押;而债权前段时间是2018年11月28日,远远早于金正大的股权受让时间。

也就是说,如果金正大拿到新天投资的全部股权,但后者仍有可能需要偿还近1.34亿元的债务(被担保人不偿还的话)。

显然,诺贝丰以资抵债给金正大的是张白条。

更有意思的是,新天投资已被临沂市中院执行。

天眼查专业版显示,诺贝丰用来抵债的新天投资在2021年1月25日有两条法院执行公告,涉及执行金额合计达1.815亿元,其中,(2021)鲁13执53号执行金额最高的为5021万元,而执行金额最低的(2021)鲁13执54号也达3790万元。

此外,万连步、诺贝丰准备用以“肉偿”的资产还包括寻甸常青树租赁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而该公司也是刚刚成立于2021年3月26日,号称总资产为2.19亿元,净资产2.19亿元。

一家新成立的公司,倒腾些所谓的生产线,然后就说用来替诺贝丰还债……

这公司资产质量如何,其真实经营情况又将是如何?万老板心里应该非常清楚。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诺贝丰用以抵债的公司,其要么没有持股,要么持股比例非常低,那么,其又是以何种方式让这些公司的原股东们同意替诺贝丰偿债呢?

他们还有什么的隐秘的关系吗?

咳咳咳!各位,注意!

万老板创新了资产注入方式:先把资金转出去,然后就拖;中小股东在意与否无所谓,监管机构不太在意的话,就继续拖。

实在拖不下去就像上文提到的,挖各种坑,最后再把资产倒给上市公司。

各位猜猜,金正大能拿回那几十亿的“预付款”的多少?

二、宋都股份巨额担保

金正大是巨额预付款,而宋都股份则是巨额关联担保,且长期未得以解决。

宋都股份(600077.SH)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其对外担保金额自2014年以来逐年增加,截至2020年底,其对外担保总额为134.50亿元,其中,为控股股东浙江宋都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宋都控股)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总额37.75亿元,占上市公司期末归母净资产47.16亿元的80%。

宋都股份与宋都控股的实控人均为俞建午。

上市公司以36.20亿元定期存款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质押担保33.82亿元、保证担保3.93亿元,直接导致上市公司有小40亿元的货币资金使用受限。

从某种程度看,这是俞老板及其控制的宋都控股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2020年5月27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俞建午承诺力争1年内彻底解决为控股股东提供存单质押担保问题。

距离2021年5月27日也没几天了,上市公司的这笔巨额对外担保能解决了吗?

巧合的是,2021年1月23日,俞建午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止发文时,尚未公布调查结论。

截止2021年一季度末,宋都控股持有上市公司6.49亿股(占总股本的35%)已质押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95%股权;而尚未质押的是俞老板及其一致行动人郭轶娟等持有的2.03亿股(占总股本的15.14%)。

眼下一年又过去了,不知道俞老板何时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解决一下上市公司的巨额对外担保问题呢?

第二部分蹊跷的客户与供应商

一、新益昌对不上的应收账款

新益昌(688383.SH)主要从事 LED、电容器、半导体、锂电池等行业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主要产品包括国内 LED 固晶机、电容器老化测试智能制造装备等。

该公司2021年4月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披露,艾华集团(603989.SH)、国星光电(002449.SZ)、东山精密(002384.SZ)、兆驰股份(002429.SZ)、三安光电(600703.SH)、华天科技(002185.SZ)等等均是其客户。

接下来比较相关上市公司披露的采购数据与新益昌披露的销售数据。

1、购销金额矛盾

新益昌招股说明书披露,2018年艾华集团是其第一大客户。新益昌向艾华集团销售电容器老化测试设备达6153万元。

然而,查看艾华集团2018年度报告发现,其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没有对应的数值,只是供应商4对应的6003万元与上文的6153万元比较接近。

这个“供应商4”,是不是新益昌呢?

如果艾华集团2018年度报告中的供应商4真是新益昌,那么如何解释二者披露数据的偏差呢?

需要强调的是,艾华集团作为新益昌非常重要的客户,审计机构进场审计时候应该会特别注意,函证时通常不会出现明显的偏差。

2、江西瑞晟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晟光电)

天眼查专业版显示,瑞晟光电成立于2018年09月18日,注册资本6000万元,实缴3710万元,三位股东吴香辉(法人代表)、李仁、刘山分别持股85%、10%、5%。

新益昌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1月,瑞晟光电就向其签订2520万元的采购合同,全年的采购金额达4402.5万元。

而根据新益昌披露的应收账款情况,作为其2019年第二大客户的瑞晟光电还欠2664万元。

一家成立不久的公司就开启大额采购,多少令人有些疑惑。

更疑惑的还有:这个重要客户突然注销了。

锐玛柯伯(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锐玛柯伯)是新益昌2018年第四大客户、2019年第三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4516万元、4141万元。

可以说,该公司在新益昌上市前的关键时期做出不少贡献。

天眼查专业版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09月12日,注册资本、实缴资本均为300万元,兰青、范琦持股比例分别为66%、34%。2017年至2019年的参保人数均为1人。该公司已于2020年5月14日注销。

此外,新益昌2018年的第三大客户之一山西高科华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也是新成立公司,即2017年9月22日,成立后次年向新益昌采购2932万元的设备。

3、存疑的应收账款

新益昌披露2020年的前五大应收账款余额的客户中,长方集团(300301.SZ)以3306万元排名第三,其中1年内的金额为2536万元。

在2020年的1年以内应收账款2536万元,那么,至少说明在2020年长方集团向新益昌的采购额至少是2536万元。

而新益昌2021年4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前五大客户中排名第5的为山西高科华烨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烨电子),购销金额为2347万元。

各位注意哦,长方集团向新益昌的采购金额至少在2536万元以上,高于华烨电子的2347万元采购额,但长方集团却没有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反而是金额少了近200万元的华烨电子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上。

这是不是矛盾?

是上市公司统计错误吗?

二、康普顿的大客户却是小公司

康普顿(603798.SH)的案例是先比较同行业毛利率,进而延伸到前五大客户情况,属于多维度综合比对。

故事开始前,先提个问题,卖润滑油年销售额过3000万元需要多少人?

可能有人结合实际情况会说二三十人,甚至更多。

来看看康普顿的客户需要多少人吧。

(一)公司简介

康普顿主营业务为车用、工业用的润滑油产品,于2016年4月6日在上交所。

截止2020年底,该公司车用润滑油产能为8万吨,实际产量为5.4万吨,毛利率近38%。

作为对比的是,同行业中的另外一家公司德联集团,在2020年实际产量为13.13万吨,但毛利率却只有15%。

康普顿在车用润滑油的产能、产量均低于德联集团,单毛利率却大幅高于后者。

众所周知,润滑油行业已是成熟且充分竞争的市场,产量大的公司毛利率却反而低,与规模优势的理论完全不符。

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风云君按捺不住躁动的心,要一探究竟。

(二)令人生疑的客户

接下来从康普顿的客户角度来分析。

康普顿的招股书披露主要通过经销商渠道销售,其前五大客户(经销商)的销售规模普遍不算大,但是,有些经销商成立时间似乎很仓促。

1、青岛中天君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君和)

天眼查专业版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19日,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为两人,分别为杨宁波(法定代表人、持股60%)、陈宗波(持股40%)。

注册地址是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武夷山路158号4单元1501。

各位注意哦,该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而注册地址是商住楼;在注册成立当年就为康普顿的前五大销售客户之一,以1768万元位列排名第二。

2015年,该公司为康普顿贡献了3757万元的销售收入,并上升至前五大销售客户的第一位。

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上市公司贡献3244万元、3140万元、2761万元的销售收入,均位列前五大客户的第一或第二。

2019年以来,上市公司不再披露前五大客户情况,因此也就无从知晓上市公司对该中天君和的销售情况。

令人颇为奇怪的是,与该公司贡献两三千万元的销售额对应的是社保人数却只有10人,这规模连市值风云前台数量都不到啊。

2、青岛鑫祥琳润滑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鑫祥琳)

天眼查专业版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1月09日,最初注册资本50万元,股东分别为孙营利(法人代表、持股80%)和孙营新(持股20%),2014年2月20日增加至150万元(实缴100万元),当年成为康普顿的前五大客户,以1071万元排第四。

2015年再次位列康普顿前五大客户的第四位,但贡献的销售额降至877万元。

2016年、2017年均位居第四位(见下方汇总表),为康普顿贡献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321万元、1221万元。

3、烟台捷达润滑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烟台捷达)

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04月13日,有四位股东,分别是潘丽君(法人代表、持股50%)、徐永军(持股20%)、徐永然(持股20%)以及徐成钢(持股10%)。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至2018年均为康普顿前五大客户之一。

与上述几家公司一样,烟台捷达的缴纳社保人数也非常少,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8人、9人、10人。

此外,康普顿的前五大客户中唐山市烯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唐山厚诚坤和实业有限公司等也存在缴纳社保人数较少的情况。

(来源:根据天眼查专业版整理)

从康普顿的前五大客户看下来,风云君对中天君和贸易等公司还是颇为好奇的,成立当年就成为前五大客户之一,关键是该公司还只是10人的小团队。

康普顿前五大客户的注册资本金额均比较少,同时,对应的企业社保人数非常少,基本都是小微企业规模,与动辄上千万的销售规模不太相符。

三、万润股份的供应商

再来看一个购、销数据对不上的案例。

1、天津民祥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民祥药业)

万润股份(002643.SZ)主要产品为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下游应用包括TFT液晶材料与OLED材料、尾气净化用沸石环保材料以及医药中间体、成药制剂等等。

该公司系新三板公司民祥医药(834738.NQ)的全资子公司,前者的财务数据会并入民祥医药,销售数据自然也会合并计算。

民祥医药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其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盐酸金刚烷胺,2013年以来,万润股份一直向其采购该产品,并且是其前五大客户之一。

(来源:民祥医药公开转让说明书2015年11月)

根据万润股份和民祥医药披露的数据整理制作下表:

从上表可以清晰看出,万润股份与民祥医药作为客户与供应商的关系,两家公司披露的数据存在非常大的差别。

2015年,民祥医药披露的年度报告显示,其第一大客户为万润股份,对应的销售额为5522.91万元。

然而,非常尴尬的是,当期万润股份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没有民祥医药或其子公司天津民祥药业,并且,以5522.91万元的采购额应该排在第二大供应商位置。

2016年,万润股份年度报告披露,其第一大供应商为民祥医药全资子公司天津民祥药业,对应的采购额为5626.47万元。

但是,民祥医药所披露的销售数据均没有与之相对应的客户,并且该销售额应该排在第二大客户位置。

2017年,万润股份年度报告披露,第一大供应商继续为天津民祥药业,采购额为7650万元;而民祥医药也没有对应的销售数据,并且该数据超过民祥医药当期对第一大客户6411万元的销售额。

两家公司,到底谁说谎?

2、山东齐鲁华信高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齐鲁华信)

山东齐鲁华信系新三板公司齐鲁华信(830832.NQ)全资子公司,后者主营业务包括石油化工催化新材料、环保催化新材料等,最终应用于下游石油化工催化、环保催化、煤化工催化等领域。

齐鲁华信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2017年以来,万润股份一直是该公司的前五大客户。2017年,其通过全资子公司山东齐鲁华信对万润股份的销售额为2385万元;但同期,万润股份披露的数据为2600万元,二者相差210多万元。

此外,2018年与2019年齐鲁华信对万润股份的销售额分别是4970.36万元、8588.73万元,但从万润股份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看,均没有找到一致的数据。如下表:

(来源:根据万润股份、齐鲁华信年度报告及转让说明书等公开信息统计整理)

齐鲁华信与万润股份作为上下游供应商与客户关系的两家公司披露数据不一致,是统计失误还是另有隐情?

风云君真心提醒财务数据含水量较大的上市公司老板,一定要盯紧你的供应商,千万别让他们上市啊,哪怕是新三板也不行。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系统可不是吹嘘的,只要有些蛛丝马迹都能给排查出大瓜来。

再说了,吾股大数据正在加紧扩展升级,功能将更加强大。

四、键凯科技的迷之客户

键凯科技(688356.SH)成立于2001年,并于2020年8月26日在科创板上市。主营产品为医用药用聚乙二醇衍生物,其客户包括恒瑞医药、长春高新(长春金赛)、特宝生物等等。

比对该公司招股书披露的销售数据与相关上市公司所披露的采购数据,也发现了存在数据不匹配情况。

1、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2017年至2018年,长春高新(000661.SZ)持有长春金赛(曾用名为长春金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金赛)的股权比例为70%,2019年为99.5%股权。后者是前者的控股子公司,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2017年至2019年,键凯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均是长春高新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金赛,对后者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41万元、1667万元、1722万元。

但是,对应的年度中,长春高新的前五大供应商均没有与键凯科技所披露销售金额向匹配的数据。见下表:

(来源:根据键凯科技招股说明书和长春高新年度报告整理)

长春高新虽没披露具体供应商名称,2017年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最低的为922万元,最高的为2662万元;依据键凯科技对长春金赛的1641万元处于这一区间中,应该是长春高新的第二大供应商,但没有匹配的金额。

2018年、2019年的情况也均是如此。键凯科技对长春金赛的销售金额均处于后者母公司长春高新的前五大供应商范围,但均没有向匹配的金额。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键凯科技与其另外一家客户特宝生物上。

2、特宝生物(688278.SH)

特宝生物(688278.SH)于2020年1月17日在科创板上市,主要从事重组蛋白质及其长效修饰药物研发,主要产品包括已上市产品包括生物制品国家1类新药——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注射液(商品名称:“派格宾”)、注射用重组人粒细胞巨噬细胞刺激因子(商品名称:“特尔立”)等,是键凯科技的重要客户之一。

键凯科技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其对特宝生物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26万元。但是,特宝生物的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然小了很多:2017年其对键凯科技的采购额仅仅为104万元,二者相差213%。

同样,键凯科技在2018年对特宝生物的销售额约710万元。但是,特宝生物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键凯科技在当期并未进入其前五大供应商,而其对第一大供应商碧迪医疗器械的采购额仅为392万元。

假若键凯科技披露的数据为真实的,那么,特宝生物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最高采购额应该是1673万元,而不是823万元;

而假若,特宝生物的第一大供应商为键凯科技(采购额823万元),那么,前者将从后者的前五大客户中消失。

是虚增收入还是虚减成本?

键凯科技与特宝生物,到低谁说了假话?

这个事情再次提醒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老板们,一定要盯好自己的供应商或客户啊,千万别让他们上市哦,新三板也不行。

当然,拟上市的老板们要盯紧你们的辅导券商,在写招股书时一定得跟上下游供应商与企业沟通好,把账平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KOK体育手机版_下载 » 金正大迷失海外的37亿预付款 还有那些不敢让客户上市的上市公司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