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航空货运“翻身”,波音货机“一家独大”局面遇挑战

原标题:航空货运“翻身”,波音货机“一家独大”局面遇挑战

华夏时报 记者 王潇雨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当地时间5月15日,拥有全球最大货运机队的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在华盛顿州埃弗雷特接收了其运营的第100架波音767货机,从2013年接收首架767货机开始,不到八年时间就将767机队规模迅速扩充至百架规模。早在几年前,联邦快递运营的波音757机队也超过了百架规模。目前,这家货运网络遍布全球的跨国物流巨头运营着从业载超过1吨的塞斯纳208B到业载超过100吨的波音777F在内近700架货机的庞大运力。

在此前很长时间以来,航空货运一直是像联邦快递这类大型跨境物流企业以及部分以关键航空货运枢纽机场为主基地的航空公司所专注的业务领域,除此之外大部分航空公司都将其作为客运业务的补充。

但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客运航线大规模停航,占据航空货运一半运力的客机腹舱运力缺失迅速改变了市场供求关系,大型货机变得异常繁忙起来,但依然无法阻止运价飞涨。数量稀少的超大型运输机An225、An124以及各种军用运输机被广泛用来从全球各地调运物资,以弥补运力缺口。

货运业务对营收贡献提升

在客运业务上损失惨重的航空公司似乎“一夜之间”意识到了货运业务的巨大价值,在货机数量不足以应对运力需求的情况下,甚至不惜通过对机舱进行简单改装来将大批客机投向货运业务。

疫情期间航空货运影响最为显著的一个样本在中国市场,按照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在在承载约70%货量的客机腹舱大面积停航的情况下,中国民航的货邮运输量仍达到了676.6万吨,相当于2019年的89.8%;机场货邮吞吐量达到了1607.9万吨,同比仅下降6个百分点。

随着疫情影响开始消退,航空货运是否会回到此前的“正常状态”?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下称IATA)首席经济学家布莱恩-皮尔斯(Brian Pearce)看来:“在未来几年里,航空货运将继续发挥比疫情前更大的作用。”

在5月11日举行的全球媒体简报会上,布莱恩-皮尔斯对包括《华夏时报》在内的媒体表示,在过去,货运收入一般占到航空公司总收入的10-15%,但现在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30-35%,并且由于跨境旅行限制的持续,未来几年内很多长航线都不会恢复正常,因此货运收入将会继续在航空公司收入结构里占据比较高的比例。

“疫情带来的一个好处是,航空公司会认识到货运业务对营收的贡献,在整个行业都处在黑暗中时,这成为航空公司业务的一个亮点。”IATA理事长威利·沃尔什(Willie Walsh)表示。

这其中一个巨大的需求是新冠疫苗的运输,由于此前从未有过这种全球数十亿人都面临疫苗接种需求的状况,并且疫苗本身由于其特殊的条件限制而使得空运成为唯一大规模全球分发的可行性方案,按照IATA估算,至少需要8000架747货机的运力规模才能满足这种需求。

同样影响还发生在跨境电商领域,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这也使电子商务获得了蓬勃的发展,尤其是跨境电商将迎来新的爆发期。据德国邮政旗下DHL快递发布的预测,到2024年,亚太地区的跨境电商将达到2.5万亿美元。为此,DHL在今年年初追加了8架波音777F订单,同时还将在亚太地区增加更多运力。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企业阿里巴巴旗下物流平台菜鸟网络发布的数据显示,其目前每月货运航空班次超过200架次,在33个国家构建了供应链网络,并在中国杭州、中国香港、马来西亚、比利时、泰国、印尼等地部署世界性的枢纽,以达到“全球72小时达”的目标。2020年,菜鸟全球包裹网络日均处理跨境包裹已经超过400万个。

按照DHL的计划,由合作伙伴AeroLogic(DHL快递和汉莎货运的合资企业)运营的每周六次航班于2021年3月开始。莱比锡(LEJ)-香港(HKG)-新加坡(SIN)-巴林(BAH)-莱比锡航线为DHL快递网络增加了610吨的周货运能力。

总部位于美国的Kalitta航空也为DHL快递开通了辛辛那提(CVG)-洛杉矶(LAX)-悉尼(SYD)-新加坡(HKG)-名古屋(NGO)-LAX-CVG的每周五班航线。该服务为网络增加了每周1730吨的运力。

两条新航线均经过DHL在新加坡和香港的处理中心,分别覆盖南亚和中亚地区。DHL快递表示,其新加坡枢纽目前由11架专机服务,每周航班超过340班。该快递公司在上海和曼谷也设有枢纽。

货机市场格局生变?

对于飞机制造商来说,客运业务的萧条降低了新飞机订单的需求,货运需求的增长一方面能够提升新货机的需求,另一方面还能带来改装货机业务的增长。

5月初,波音在广州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GAMECO)完成客改货的一架737-800BCF货机交付给中国邮政航空公司,这也是波音目前在中国开设的三条737-800客改货生产线之一。作为全新一代窄体机客改货机型,737-800BCF已经积累了来自15家客户的180多份订单和承诺。波音将这项改装任务在中国大规模铺开,除了广州之外,还包括上海波音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和太古(山东)飞机工程有限公司承担这一工作。自2018年首次交付以来,波音已经交付了超过50架737-800BCF货机。

按照波音在2020年底的预测,未来20年里全球将需要超过2400架货机来满足航空货运市场的需求,其中约1000架为单通道改装货机、超过500架原生中型宽体货机、超过400架大型宽体改装货机和850架原生大型宽体货机。

为此波音仍在寻求更多合作方开展改装工作,比如最近刚刚与哥斯达黎加的COOPESA达成合作,计划建立两条新的737-800BCF改装线。

与干线客机市场欧洲空中客车公司(下称“空客”)与波音几乎各占一半的格局不同,货机市场波音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地位,其完整的产品线和庞大的市场占有率多年以来使得空客在这个领域所做的尝试收效甚微。在早期的A300/310 系列改装货机赢得了一些订单之外,后续推出的A330-200F原生货机一直以来订单寥寥。

但空客显然不甘心货机市场的现状。去年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空客CEO傅里(Guillaume Faury)明确表示,将会在货机市场上变得“更加积极”,特别是在宽体货机领域。目前全球主要的宽体货机都是由波音提供的,包括747原生货机和改装货机、777F以及767原生和改装货机基本上构成了远程货运机队的主要运力。

在傅里看来,只有一个“玩家”在这个细分市场的状况并不健康,空客也不喜欢在货运业务上持续疲软的现状。为此空客也在此前启动了被称为A320P2F和A321P2F的改装项目,希望能够利用其在单通道客机领域获得的庞大市场份额为基础,在货运业务上挑战波音的地位。

2020年底,由空客和新加坡新科宇航成立的合资改装公司EFW向澳大利亚航空交付了首架A321P2F客改货机。今年2月,DHL与SmartLynx Malta航空宣布签署一项全新合作伙伴协议,引进两架新改装的空客A321-200货机加入DHL快递欧洲机队。SmartLynx航空计划在2021年增加两架A321F货机,2022年增加至多四架,其业务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内成为最大的窄体机货运航空公司之一。该公司是中欧和东欧地区最大的航空航天业务集团Avia Solutions Group(阿维亚解决方案集团)旗下企业。

A321P2F在主甲板上提供多达14个完整的航空货运集装箱位置,在地板下的空间里还有多达10个位置。 这使其在2300海里的总有效载荷能力达到28吨。A321系列一直以来在客运市场牢牢压制了波音的同级别机型,空客显然希望能够在货运领域也能复制这种成功的局面。

除此之外,还有多个消息来源表明,空客还在考虑推出基于A350-900远程宽体客机的衍生货运型号,这种可能被称为A350-950F的机型将弥补目前A330-200F货机机身宽度对载货量的限制问题。

波音在2020年交付的新飞机中有40%是中型和大型货机,空客显然不甘心继续看着对手牢牢把持这块市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KOK体育手机版_下载 » 航空货运“翻身”,波音货机“一家独大”局面遇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