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WTO将迎来首位非洲裔女性总干事?拜登政府:强力支持!

原标题:WTO将迎来首位非洲裔女性总干事?拜登政府:强力支持!

在2020年08月,奥孔乔-伊韦阿拉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她将自己形容为“诚实的中间人(an honest broker)”,以及“坚定的多边主义拥护者”。

在韩国WTO总干事候选人俞明希宣布退出遴选之后数小时内,当地时间2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声明表示,注意到了俞明希决定回撤其WTO总干事候选人资格的决定,且拜登政府对于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NgoziOkonjo-Iweala)博士担任下一任WTO总干事一事表示“大力支持”。

此前,特朗普政府曾明确反对尼日利亚前财政部部长奥孔乔-伊韦阿拉当选下一届WTO总干事,并表示支持俞明希,这一表态曾令WTO新总干事的任命陷入僵局之中。

USTR此次表示,“奥孔乔-伊韦阿拉在世界银行任职25年,并曾两次担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在经济和国际外交领域拥有丰富的知识。她以有效的领导能力而广受尊敬,并在管理成员众多的大型国际组织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奥孔乔-伊韦阿拉是WTO方面严格根据相关遴选程序选出的WTO总干事候选人。此前,中方也于近期表示,支持尽快根据WTO遴选委员会的提议任命WTO新任总干事。

美方此举意味着,WTO将迎来首位女性总干事,亦是首位来自非洲的总干事。据外媒报道,奥孔乔-伊韦阿拉拥有尼日利亚和美国双重国籍。

在2020年08月,奥孔乔-伊韦阿拉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她将自己形容为“诚实的中间人(an honest broker)”,以及“坚定的多边主义拥护者”。

韩国候选人退出,美方迅速表态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WTO专家在看到俞明希宣布退出遴选的消息后认为,此举同美方应有沟通,且进展相当迅速,符合此前美方在2021年世贸组织小型部长会议上做出的将在此方面“迅速(swift)”行事的表态,即一周左右就能进展如此之快。

2月5日,据外媒报道,俞明希宣布退出遴选,并表示她的决定是在与美国“密切协商”后做出的。

俞明希表示,“韩国将为达成下一任WTO总干事的共识作出积极贡献,并与她合作并参与WTO改革进程。”

奥孔乔-伊韦阿拉通过发言人表示,奥孔乔-伊韦阿拉“期待总干事遴选程序的完成”。

“WTO必须将重点转移到疫情和全球经济复苏上面来。奥孔乔-伊韦阿拉希望尽早能着手进行WTO所需的许多改革。”该发言人表示。

对于俞明希的退选,拜登政府也通过USTR表示了欢迎,并指出她是韩国首位女性贸易部长,也是韩国首位在WTO总干事遴选过程中取得巨大进展的候选人,是一位“开拓者”。 “美国尊重她退出总干事竞选的决定,以帮助促进WTO达成共识。”USTR在声明中指出。

此前,由于特朗普政府支持俞明希,而非WTO根据程序选出的候选人奥孔乔-伊韦阿拉,WTO总干事人选迟迟无法确定。在拜登政府胜选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也变得越来越急迫。

据外媒报道,在WTO内部,有成员方批评韩国候选人不退选,将令WTO遭到进一步损害。几位外交官对英媒表示,在这一过程中,韩国这一亚洲第四大经济体的信誉也遭受了质疑。

“当美国态度明确时,事情就好办了。”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美国的态度有一定的松动,遴选委员会做一做美国的工作,然后这件事基本上就算告一段落。我估计美国应该态度是有松动的,不然遴选委员会就不会知难而上了。”

USTR并在声明表达了美方下一步的动向,即“美国随时准备参与WTO进程的下一阶段,以就WTO总干事人选达成共识。拜登–哈里斯政府期待着与新的WTO总干事合作,寻找实现WTO必要实质性和程序性改革的道路。”

“诚实的中间人(anhonest broker)”

前USTR代表莱特希泽在卸任之前罕见接受采访,并在其中批评奥孔乔-伊韦阿拉的能力不行,说奥孔乔-伊韦阿拉“在贸易方面完全没有经验”。

“我们需要一个实际上理解贸易的人,不是一个从世界银行来的,就懂搞搞发展的人。”莱特希泽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有真正贸易经验的贸易人。”

但包括世行前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在内的一些人士近期对拜登政府发表公开信,指出“奥孔乔-伊韦阿拉是一位独特又称职的领袖,能够帮助WTO进化并成功”。据悉,此前世行出身的大量前官员和经济学家对拜登政府展开游说,希望拜登政府尽早确认对奥孔乔-伊韦阿拉的背书。

此次从USTR的声明可以看到,拜登政府对于奥孔乔-伊韦阿拉的世行经历也相当认可。

此前奥孔乔-伊韦阿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也曾经主动回应了外界对她缺乏贸易经验的批评。(详见《独家专访WTO总干事竞选人奥孔乔-伊韦阿拉:WTO需要一个善用“软实力”的领导人和改革者》一文)

她表示:“WTO的确需要选择懂贸易的人,但认为财政部长就不懂贸易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在我担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期间,海关是向我汇报工作的,我一直负责贸易便利化的工作。在尼日利亚政府任职期间,我也是尼日利亚的经济统筹协调部长,我想强调这一点,因为我是协调包括贸易部长在内所有经济领域官员的高级部长。因此,贸易的问题一直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

同时,“再次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你需要选择一个具有领导力、领导解决问题、领导实施改革、领导推动WTO的总干事。这位总干事不能和以往趋同,如果你一直选择同样的人选,如果总是选择只懂如何谈判贸易的技术官员,那就错失了重点。”她说。

她并表示,WTO需要一个不同的总干事,一个会使用软实力的领导人:WTO的总干事虽然没有直接权力,但可以利用其影响力和软实力主动出击来带动这个组织。

“另外,我认为自己是一个‘诚实的中间人(an honest broker)’,这是我想说的关于我胜任总干事的另一个特质,我会是一位斡旋在所有大国之间的坦诚的中间人,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她表示,“我在国际多边机构中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可以把WTO和其他多边机构联系起来,以争取资源支持各成员和国家,这是其他候选人无法做到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KOK体育手机版_下载 » WTO将迎来首位非洲裔女性总干事?拜登政府:强力支持!